兄弟、老板達不成協議,蘭考縣中心醫院成這場糾紛的“背鍋俠”?

大河報·大河客戶端記者 鄭松波

工地打工被砸傷,砸出了一場不大不小的糾紛。令人沒想到的是,這場糾紛因為賠償問題至今沒有結果,病人“賴”在醫院不肯走,導致醫院成了“背鍋俠”,不僅被占一個床位,而且還要自掏腰包給這位病人買飯吃。“你說我們上哪兒說理去!”護士長黃云霞哭笑不得!

賴在醫院不走,病人成“大爺”

11月4日,蘭考縣中心醫院接到一名特殊的病人。

這個病人叫崔振輕,男58歲。在滎陽一處建筑工地打工。因為在工地被砸傷,被老板趙勇“舍近求遠”送到蘭考救治。經過診斷,崔振輕左股骨轉子間粉碎性骨折,右側脛骨近端骨折,右大腿處軟組織損傷。“從滎陽到蘭考他們跑了兩個小時”接診的醫生介紹說:“當時患者趕到全身多出劇烈疼痛,功能活動受限,我們檢查后,以‘多發傷’為診斷收入外五科進行治療。”

除了這些傷,崔振輕還有一些舊傷,包括右側骨干陳舊性骨折,左手第1、2、3指末節缺失,雙下肢血栓形成;左股骨干骨折等。

11月28日,醫生為崔振輕做了手術,其傷情恢復良好。12月14日,醫生為崔振輕手術縫合處拆線,同時把固定石膏也去掉。因為不需要其他治療,此時他完全符合出院條件。但是令大家沒想到的是,崔振輕的兄弟和老板都拒絕露面,醫院多次聯系他們,先是被拒絕,后來干脆連電話也不接了。崔振輕本人也拒絕住院,稱如果老板不給他一個說法,他堅決不出院。

“剛開始我們勸他出院時,他還跟我們說句話,后來就干脆不理我們,我們跟他說話,他就不吭聲”護士長黃云霞告訴記者:“雖然他傷好了,但是活動還是受限,身上也沒錢,每到吃飯的時候,都是我們自掏腰包給他買好送過來,他就看一眼,最多說一聲‘放那兒吧’,連句謝謝都沒有。”

黃云霞說:“現在病人多,床位很緊張,很多病人住的是加床,他都符合住院條件了,還占著個床位,這算哪門子事兒。我們跟警方聯系,警方說他們也無能無力。現在在我們這兒已經住了半個多月了!”

知道這樣做不對,但是我還得住

12月27日上午,記者來到蘭考縣中心醫院外五科,走廊內不少病人正在打針輸液,護士醫生來來往往顯得十分忙碌。

崔振輕所在的病房是標準雙人病房,他住在外側的床位上。此時他正半坐在床上。“崔老哥,你的傷怎么樣了?”記者問到。見到記者,他并不感到吃驚,而是和記者聊了起來。他掀開被子讓記者看自己的腿:“現在好多了,腿能垂到床邊,拄著雙拐可以走兩步。”

“這邊沒人陪著你嗎?你家人呢?”

“我父母都不在了,我也沒結過婚,也沒孩子,剛住院的時候倆侄子來照顧過我幾天,后來我兄弟來過幾次,現在都走了。”

崔振輕說,他離家在外已經有十幾年了,一直靠打零工生活。經人介紹,他給趙勇打工,在滎陽給人蓋房子。結果在下午四點多干活時,拉磚的平板車從高處滑落,把他兩條腿都砸傷了。當即他被老板送到蘭考醫治。

談到為啥不愿出院,他說:“我住院花了六七萬,老板給結的賬,但是我出院后沒法干活了,我得有錢養活自己,老板只答應給我兩三萬,就不管我了,我不答應他,我要是能干活,一年會只掙兩三萬?”

“我被砸成這,三兩年干不成活,還得有人照顧,再親的人照顧我,我也得給人家點花銷錢,我想著他得賠我十五萬。我兄弟和老板在商量賠償的事兒,可是現在老板也不接電話了。”

“那你兄弟和老板一直商量不好,你就一直在醫院住著?外面走廊還住著病人呢”記者問。“咳,你說的是哩,那我也沒法啊。”崔振輕嘆著氣。

各執一詞,誰都不愿接老崔出院

對于崔振輕,他的老板和兄弟又是什么態度呢?

記者和老板趙勇取得聯系,趙勇告訴記者:“我對崔振輕是不錯的。本來他年紀也大,而且有殘疾,干不了啥重活。我是看他可憐,才答應他過來打工的。他沒錢交房租,還沒干活我就先給他錢讓他交房租。他住院花了7萬多也是我掏的錢。他本人沒有醫保,我給他拉到蘭考就是為了能找點熟人,多少能省點。”

“賠償的事兒我咨詢過律師,賠他3萬塊錢我認為是合理的,他兄弟不同意,我也跟他說了可以先把病人接出來,賠償的事兒可以走法律程序,他不同意。談崩了之后,我只能時候讓他看著辦,結果他兄弟把照顧他的人都叫走了,撒手不管了。我又不是他監護人,我不可能在醫院伺候他啊?后來我再給他兄弟打電話,他兄弟就一句話,少于七萬塊不說事兒。再后來就不接電話了。”

記者又撥通崔振輕兄弟的電話。他也倒了不少苦水。“他(崔振輕)離開家十多年了,老家沒他的房,沒他的地,連個吃飯的碗都沒有。我去找他老板商量,他說給一萬五千塊,這怎么能接受?他現在基本上沒有勞動能力了,兩年后還要二次手術取鋼板,這點錢根本不夠。我也是過一家人呢,他(崔振輕)的戶口也沒在我這兒,我把他接回來照顧,沒有錢肯定不行。我算過二次手術費、護理費、吃喝拉撒,兩年沒有8萬塊錢根本下不來,我要這個錢并不過分。后來他(趙勇)根本就不照頭,電話也不接。他讓我去法院告他,我沒那閑空。”

律師建議,可尋求民政部門幫助

“公立醫院雖然具有公益性質,但他們的職責是救死扶傷,已經治療完畢的病人肯定是要出院的。該出院不出院,不僅產生了一定的醫療費沒用,更重要的是占用了寶貴的醫療資源。”

河南天坤律師事務所律師尹偉告訴記者:通常,如果因為家屬的原因導致病人無法出院的,從法律上講,家屬可能構成遺棄罪。《刑法》第二百六十一條明確規定,對于年老、年幼、患病或者其他沒有獨立生活能力的人,負有撫養義務而拒絕撫養的,情節惡劣的,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但是具體到崔振輕的案例中,其兄弟的做法又夠不成遺棄罪,因為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》規定:有負擔能力的兄、姐,對于父母已經死亡或父母無力撫養的未成年的弟、妹,有扶養的義務。由兄、姐扶養長大的有負擔能力的弟、妹,對于缺乏勞動能力又缺乏生活來源的兄、姐,有扶養的義務。根據崔振輕訴說的情況,顯然他的弟弟對其沒有扶養義務。

醫院是否有權強行要求崔振輕離開?尹律師說:除非公安機關介入,否則醫院沒有權力和能力強制要求病人出院。

尹律師建議:在雙方協商無果的情況下,醫院可以尋求民政部門幫助,對崔振輕采取臨時救助措施。

崔振輕是否能出院,本報將繼續關注。

來源:大河客戶端 編輯:沈晨


微信公眾號:蘭考生活(lankao365) 微信個人號:蘭考114信息發布(lankao114)

延伸閱讀:

標簽:

上一篇:丁香醫生 - 百億保健帝國權健,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

下一篇:行政服務中心扎實做好穩定脫貧奔小康幫扶工作

發表留言

*

*

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

亚洲欧美国产 在线 日韩_欧美vibeos欧美同志_欧美高清vivoesond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