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支書貪1.8萬扶貧款獲刑 村民曾稱其土豪

  在陜西省長武縣洪家鎮西坡村,村民再也沒見到過老支書韓亞民,據說他自己也不愿意再碰到熟人。

  事情還得從2015年說起。

  因貪占扶貧款,西坡村原黨支部書記、村委會主任韓亞民被開除黨籍并被法院判刑。此后,自覺無顏面對村民,他選擇了搬離西坡村。

  “我曾見過他一次,但他老遠看到我后就躲著走了,也沒說上話。”在西坡村采訪時,一位村民向記者透露,“他還是覺得自己做的事兒太丟臉了吧。”

  漠視紀律,弄虛作假套取扶貧款

  韓亞民是西坡村婦孺皆知的能人,曾為村里的發展立下汗馬功勞。

  據西坡村村干部介紹,韓亞民確實給村里干了很多實事,他本人也很有魄力,家里的條件也不錯,媳婦和女兒開辦了幼兒園,吃穿不愁,甚至有村民叫他“土豪”。

  然而,讓人沒有想到的是,在“能人”光環籠罩之下,韓亞民心態失衡了。他私下抱怨為村里做了很多大事、好事,不僅沒有得到什么回報,還因為干事得罪了一些人,感覺落差很大。正當不知如何彌補自己的辛勞時,扶貧政策落實到村里了。

  2010年,根據上級安排,西坡村向縣扶貧辦申請了“三告別”(告別土窯洞、告別獨居戶、告別危漏房)補助款,向縣發改局申請了零散戶移民搬遷補助款,而根據規定每個貧困戶只能申領一項補助。在上報村民名單時,韓亞民動起了重復申報補助款的歪腦筋。

  老實巴交的村民韓某某進入了他的視野。“韓某某經常外出打工,對村里的事情不太關心,對國家扶貧政策不太了解,用他的名義最合適。”彼時的韓亞民認為自己技高一籌,這么做肯定不會被發現。

  當韓亞民拿著韓某某重復申報的材料去村會計處蓋章時,善意的提醒也隨之而來——“你不能這樣做,這是違規的。”然而被利益沖昏頭腦的韓亞民根本聽不進忠告,仍一意孤行。“你不用管,我都安排好了。”語畢便強行在違規的材料上蓋了村集體的公章。

  韓某某告訴記者:“當時韓亞民按照政策給我申請了縣扶貧辦的‘三告別’補助后,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,又向縣發改局申請了零散戶移民搬遷補助。后來,縣發改局的1.5萬元補助款先發下來了,縣扶貧辦的2萬元補助款比縣發改局的1.5萬元晚發了3個月。”

  “縣發改局的補助款你已經領了,縣扶貧辦的補助款你盡快取出來交給我,一個人不能同時享受兩個補助。”在韓亞民再三催要下,韓某某把已打到自己賬戶的2萬元補助款取出來送到了韓亞民的家中。韓亞民從2萬元中數出2000元給了韓某某,并囑咐道:“這個事你知道就行了,不要告訴別人。”

  “免疫力”下降的韓亞民,已把紀律拋到九霄云外,他將剩下的1.8萬元補助款據為己有,全部用于個人及家庭支出。

  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。心存僥幸的韓亞民還是“病倒”了。

  東窗事發,跌入違紀違法深淵

  韓亞民沒有想到,他精心撥打的小算盤出差錯了。

  2015年8月,西坡村部分群眾到長武縣委上訪,拉開了查辦韓亞民嚴重違紀問題的序幕。

  縣紀委接到縣委領導的批示后,立即成立調查組,迅速進駐西坡村展開調查。

  當得知自己的事情敗露,韓亞民預感不妙,便企圖通過串供來掩蓋自己的問題。他召集了村“兩委”會議,想用虛構村集體支出的方式應對組織審查。然而此時,再沒有村干部愿意聽命于他。

  “誰粑下的誰擦(當地方言:指誰做的誰承擔)。”村會計的話無疑給了他當頭一棒。

  在接受組織審查時,韓亞民自知難以掩蓋違紀事實,不得不如實交代了自己的問題。最終,韓亞民喝下了自釀的苦酒。

  經查,2011年至2012年,韓亞民利用職務便利,在協助政府部門發放扶貧款項時,采取重報手段,騙取國家扶貧資金1.8萬元予以侵吞。韓亞民被開除黨籍。2015年12月,韓亞民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,緩刑一年,并處罰金1萬元。

  “這次我真的錯了,當時真應該聽你的勸告。”法院的判決書下達后韓亞民面對村會計后悔不已。

  對于韓亞民的違紀違法問題,調查組的一位同志感慨道:“調查這起案件時,我們感到非常痛心。這樣一個受上級和群眾認可的基層干部,在缺乏有效監督的情況下,貪圖小利,淡化了紀律和規矩意識,直至跌入違紀違法深淵,傷害了基層群眾的感情,也辜負了組織的信任。”

  獨斷專行,大搞“一言堂”

  韓亞民,一位曾身患癌癥的老支書,自2008年上任以來,帶領村民修柏油路、開荒山建核桃園、鋪設自來水管道,改變了村里落后的面貌。在他的努力下,西坡村獲得了全省生態示范村、省級文明村等榮譽,成了遠近聞名的明星村。

  一位村干部向記者介紹說,老支書身體不好,但他經常帶著村干部打掃村里的衛生,很認真、很負責,擔任村干部幾十年來,在群眾中的威望一直很高,2011年,他被選為村黨支部書記兼村委會主任。

  一肩挑之后,韓亞民成了西坡村實實在在的“實權派”。與之伴隨而來的還有他內心的變化,自此他開始自我膨脹,處處以“功臣”自居,說一不二。村里的大事小事他一個人說了算,不再和其他村干部商量,大搞“一言堂”。

  “你們就是給我跑路(當地方言:跑腿)的。”這是韓亞民對村干部說得最多的一句話。

  “他確實有能力,但后來變得越來越霸道,搞起‘一言堂’那一套,不再聽得進他人的意見。”村干部告訴記者,有一件事至今覺得遺憾:“相關部門給村里裝路燈前,曾向村里征求安裝意見,韓亞民沒跟村干部商量自己就定了,后來在村‘兩委’會上也只是告知大家一下而已。當時有人提出過反對意見,說路燈不能離村路太近,將來會影響路面拓寬。韓亞民只扔下一句話,‘就按我說的辦。’后來,再也沒有村干部敢給他提意見了。”

  在分析韓亞民如何走上違紀道路時,執紀者坦言,放松了學習,心態失衡,又長期一個人說了算,必然導致私欲膨脹,出事是遲早的事兒。


微信公眾號:蘭考生活(lankao365) 微信個人號:蘭考114信息發布(lankao114)

延伸閱讀:

上一篇:董必武次子去世 “文革”中曾代父坐牢兩次被囚

下一篇:美防長:美航母折返朝鮮半島海域無任何特別理由

發表留言

*

*

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

亚洲欧美国产 在线 日韩_欧美vibeos欧美同志_欧美高清vivoesond18